我們這一輩,有幾件事是不能忘記的︰六四、911、沙士。

十年前的今天,我記得很清楚,就如2003年的愚人節,每一個細節仍然記得。

那只不過是我畢業後打工的第十一日。放工後與東尼在又一城吃飯,飯後在麥記買了一杯新推出的藍莓芭菲,吃完後便回家。回家與媽媽吹水期間,特別新聞便播出了。

那晚就是害怕,覺得下一刻世界核子大戰就會爆發,心裡念著東尼。

還記得網絡全面癱瘓,謠言滿天飛,而我們竟然還能打通電話給美國西岸的姨姨。

十年後,我們對紐約的感情深了許多,每每看到相關片段,更佩服紐約這個城市,它沒有被打敗,反而越來越漂亮。

這是一種回應暴力的方法,你要害我令我恐懼,我偏不要因為你而改變什麼。在紐約兩年,我學習這種勇氣,生活如常,這就是紐約人。

去年十月的Ground Zer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