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季了,把冬天衣服整理,是一件頭痛的事。

現在我的冬天衣服,九成都是在紐約買的。以前在香港的衫,幾乎全部不合身。而在紐約買的衫,有八成都是在Anthropologie買的。這間店不是什麼名牌,不過我真的喜歡他們的風格,很女性化並著重細節,款式也多。

這個十一月根本不冷,打開衣櫃幾乎沒衫可穿。我在紐約買的衫很厚身,根本不合香港的天氣。想把衫捐去救世軍又不捨得,到底那些款式都是我喜歡的,而且這幾年我口味一直沒變,不會隔了一些日子再拿出來時會問自己為什麼會買這件。

又,紐約那些衫,盛載了不少回憶。紐約天氣冷的時候少說也有六、七個月,我有幾件大衣,天天輪流穿。就是這兩年,對它們產生了感情。真是十萬個不捨得那些陪我在冬天走過中央公園、沾滿了雪花、放過在無數餐廳和歌劇院衣帽間的大衣。但是,這些又大又重的大衣,佔了不少衣櫃空間,但香港這樣的天氣,有幾多日子是可以拿出來穿的呢?

我告訴自己,不如起碼淘汰一件吧!但我不忍心,看著那幾件大衣,想起兩年前的冬天,我穿上他們扣得緊緊的,包裹在我肚裡的小B,行過幾多路,見過幾多風景。一直到天氣暖和不用穿大衣時,大廈門前日日見面的Doorman,才發現我已懷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