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不主席: The Harbour City is Dying!

對我來說,Harbour City is Dead.

回來香港後,我總是避開廣東道,除非真的很想吃某間餐廳,又或是去玩具反斗城。近期搬了家,更加少去了。對上一次我們就是去買玩具,離開海運大廈遇上反斗奇兵,人潮已經令我們沒有辦法行去地鐵站。於是我們在天星上船往中環,再搭西隧過海巴士回家。可笑吧,但這個方法絕對比你慢慢在廣東道迫更快更舒服。

很記得海運和海港城在我年少時是可望不可即,是有錢人去的地方,是賣高貴美麗瓷器擺設的地方,是賣貴得咋舌的經典黑膠唱片的地方(這是東尼的回憶),也是鬼佬遊客出沒的地方。不過年多前我發現海港城竟然有間蔘茸海味中成藥店後,我便知道這不是「一個海港,只有一個海港城」了,算了吧海港城,你與大型屋苑商場有什麼分別?

有什麼辦法呢?不想與人迫,不想聽國語,唯有避開,搬到鄉下地方。不再行街,改為網上購物。假日窩在家中,與孩子在附近走走看看,出街吃飯都是速去速回。這就是我們的生活,很靜很迴避,但是我們享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