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我還是適合看一些輕小說,像我喜愛的出版社Persephone的書。

最近追看Dorothy Whipple的 “Someone at a Distance“. 故事是講述一對住在英國郊區的夫婦,丈夫被一個法國女孩勾引了,導致家庭破碎。

這簡介是就算我看一百次也不會有興趣拿來看。但是,因為我很喜歡Dorothy Whipple,而很多評論都說這是她最好的一本小說,所以我便看了。

Dorothy Whipple有一種很殘忍的幽默,明明書中人物都很可憐,但是讀到某個位又會令人發笑,其實那是恥笑,但你根本不覺得。

Someone at a Distance這書其實是你一定估到的情節︰法國女孩一定會成功拆散人家,老婆被飛後一定會自力更新活得比你好,然後老公與情婦原來活得不怎樣開心天天吵架,最後就是暗示兩夫婦有機會復合。

但是為什麼這本情節與無記N年前的《再見亦是老婆》這麼相似的小說,會吸引到我幾晚看至凌晨一點幾呢?

大概是因為Dorothy Whipple是說故事的高手,她寫的人物很立體。那個與情婦離家出走的老公,之後頹廢不堪竟令我很同情他。老婆其實是一很完美的家庭主婦形像,沒一處可以挑剔,沒有嘮嘮叨叨,甚至外形也不是身型暴漲的師奶,只是太單純引狼入室。情婦是從法國鄉下小村出來的,沒有一點土味,心高氣傲,決心要突破自己的出身。因為被富家子拋棄,才會到英國重新開始。她雖然不是十分討好,但也不是十惡不赦。簡單來說,故事角色很真實,不是一面倒的忠與奸。

這本書寫於1953年,差不多六十年前的英國鄉下故事,根本是悶透頂的。但Dorothy Whipple輕描淡寫,沒有大喜大悲,沒有要生要死,天大的事都是淡淡然的風格,就是令我追看的最大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