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正頭,年初一,臉書上有大量友人三更半夜行花市的照片,心暗自佩服,因我早過了午夜十二時行花市的年紀。

說起還只是六、七年前的事吧?我可以十一時去行花市,回家前去篤魚旦,回到家看陳年賀歲片,一直攪到凌晨三時才睡。

這年初一晚,我身心早已collapse。去夫家回娘家拜年,小B瘋狂嬉戲小頭撞地兩次,一早已經在我旁昏睡。天氣很冷很冷,我還要在Kindle Fire上買了幾本關於英國Debutante的書,把全日奉獻給拜年活動後,我不放過任何屬於自己沒被打擾的時間。

幸好早上出門拜年前,我還可以霸著電視看Downton Abbey S2, 這年初一算是輕鬆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