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四時,一個發燒102度大哭不止的小B,一個睡眠不足明早要返工的東尼,整晩沒睡好苦無對策的我。
幸好還有特效的塞藥,終於,這個時候,五時三十分,退了燒的小B在睡,東尼在客廳睡,我在寫這篇博。
這就是一個平凡家庭的某一晩,我肯定此時此刻,在某個角落,也有其他媽媽在照顧她患病的孩子。
我對自己說,還有心情在寫,也不是太苦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