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blog友Justin所言︰「其實從不覺得楊千嬅唱歌好聽,只是她的歌啱聽。」

我記得不知哪年去看她演唱會,聽完後極失望,她唱live很勉強,甚至忘掉/ 唱錯歌詞。

只是,她有極好的作曲人和作詞人,給她寫了一首又一首的好歌,旋律動聽,歌詞對味,我才一路聽下去。

有些時間,我甚至覺得她的唱歌技巧,與歌詞的質素根本不合,即是說,她不能唱出詞中韻味,那首歌,其實是被浪費了。

楊千嬅的唱碟,我最喜歡的,是1999年的《夏天的故事》和《冬天的故事》。

兩張碟,兩種不同的風格,非常切合主題,各有動聽的主打和非主打。前者是消暑小品,夢幻單純,後者有些電子味,又有點末世的感覺(可能是因為接近千禧年)。這麼多年,我記得的,也不過是這兩張碟而已。

今天在網絡上看到她在黃偉文作品展的演出,我懷疑是不是因為大肚,她是改變了。

唱得比以前好,多了一份平穩深沉,可能做了媽媽,心態不同,整個人迅速成熟了。因此,吸引了我把三首歌聽完。

我覺得現在的她,差不多到達了林夕/ 黃偉文所填的詞的層次,希望以後,聽她唱歌,會順耳一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