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隨意在youtube上點擊黃偉文作品展的片段,越看越奇,彭羚與楊千嬅,我明,唱得好,興奮是自然。但當我看到鄭伊健,走出來唱「發現」,觀眾也興奮尖叫齊齊大聲和唱,我在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說起黃偉文,他開始填詞時,正好是我們這些二十尾三十頭的人,在唸高中的時間。他最多產那幾年,不就是我們畢業至剛出來的工作的時期。

這是最青春的時段,也是最喜歡聽流行曲的時間,也最喜歡在詞內找共嗚。把眾星請來演唱,還要唱他最好的作品,也就是精華中的精華。聽的人,自然會憑歌回想過去種種,然後在網絡上感慨一番。這個演唱會,其實是把我們的青春回憶在一晚三小時內全釋放出來。

說林夕的歌詞陪我成長,對我來說不太適合。他寫「傳說」時我還未懂得聽流行曲,但黃偉文確實是我們這一輩的。我會考那年,他在商台主持一個下午節目。考完中文那天,有人竟然把當日的文言文閱讀理解試題傳真給他(不知那人是怎樣把試題帶出試場),他便讀出來,一邊解釋那篇文的意思。又有人傳真說試題怎樣怎樣難,他把「聽陳蕾士的琴箏」看成「聽陳蕾七的琴箏」(那人的字可能太草了),笑說為何那課文有點黑社會味。我記得那時我在自修室聽著電台,忍不住要笑出聲來。我記得那是黃偉文,他的中文確是非常好,只是不知道為何他會讀社工。

我曾經幻想過當填詞人,也是因為黃偉文。

廣東流行曲如要發展下去,實在是有需要好的歌詞。

我並不是一個常常在臉書按別人連結來看的人,但這兩天忽然不停聽舊歌念舊時,大概是因為豬狼摔角太難看,把我們都迫進回憶的漩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