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與東尼吃完飯,行過戲院便入去看昂山素姬。

結果便是不停拿紙巾拭淚。

昂山與她丈夫的故事,多少也有聽聞,不過還是不預備到這樣毫不激烈但感人至深。

怎麼說呢?昂山的丈夫,也是非一般的人,一定要有廣闊胸襟,要有視野,才能可以讓愛妻由主婦變成民主鬥士。

如果沒有這樣的丈夫在家帶仔,相信昂山也不會決定去革命。

家事有幾難?湊仔有爭拗,正常,真正的夫婦考驗,大概是那些形而上、虛無飄渺的理想、價值觀。去到那種層次,就是不要問,老婆要返國,即刻幫你訂機票。老婆開會傾家國大事唔得閒招呼你,那便坐在一角欣賞她雄辯滔滔。最難做的是不說一句話,支持到底。死問難問,要你講十八個理由說服,有什麼意思。

我相信我的眼淚,不多不少也是為我成長之地而流。看到軍人亂槍嘭嘭嘭時,我在想是否要到那個境地,我們才覺得人人可投票是很珍貴的呢?

看到昂山低低的髮髻上淡淡的蘭花,那一身素衣裳與柔美的神情,她那女人最痛的犧牲,忽然覺得我們吹捧的香江良心或民主女神是那麼低檔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