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春天,因為在香港,鼻子與喉嚨完全失效,終日是鼻水和咳嗽交織,時好時壞。這兒也變半休息狀態。

不是沒有事可寫,只是我想寫的,都不是什麼熱話,沒時效性,所以不急著要寫。

這世界有很多事值得我們花時間,所以與我不相干的,例如那些找不到對象的女人,我就不想理會。

但在這資訊爆炸時代,有些事是沒得避,非常浪費時間。

一本小說看來看去也未完,令人燠惱。

就是看得太多無謂的東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