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1997年青衣新樓盤的廣告。

有段時間,我反覆的聽這廣告歌的MV,覺得拍這廣告的人一定在紐約住過。因為那寒風的第五大道上,穿得像隻椶的吳倩蓮,真像我自己。

但廣告裡的紐約多麼可怕,吳倩蓮是那麼孤寂,警車響號不絕於耳,天色灰暗叫人鬱悶。那及香港新樓盤的風光明媚,新機場的高科技與快捷潔淨,吳倩蓮重回香港,找到她真正想要的東西。

今日再看,發現那種粉飾太平,叫人忘掉過去拋棄歷史的大叙事,其實一早已有。十五年後,我已經不能相信任何從政的人。連我們成長以來,一直想成為的公務員和專業人仕——最令香港自豪的兩種職業,也輕易的被兩個人完全破壞。

七月一日,我沒有上街,但這並不代表我對所有事情沒有感覺。那些令人憤概的事,一聽,我便一聲嘆息,難過得要命,尷尬得說不出話。雖然我還有這些感覺,但我發現自己對這個我出生成長的地方,除了家人朋友割不掉的感情,其餘的一切一切,一點留戀也沒有。

如果可以的話,我真想離開這裡,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