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老師︰

那年你應是從中大歷史系畢業,來了我讀的學校,教中三級的中史。你很瘦,臉上沒有什麼表情,教歷史也不是做馬騮戲,不會講到眉飛色舞,所以你的課堂就是悶。現在想來,那是讀歷史的人的氣質。

十多年前,中史是初中必修科。來到中三,就是清朝與現代史。我們那班,不是成績好那些,再加上現代史的複雜,功課做得不好,很多時候,上課你都是繃著臉,派作業時,臉色也好不到那裡。

猶記得期終考時,對著那一大堆四九年以後的大起大落,個個同學愁雲慘霧,不是因為心靈受觸動,而是記不住各式奇怪運動的緣由經過,怕考試肥佬。

這幾天,我想起你,是因為我現在才知道,中史科已不是初中必修科。不知道你在學校,還有沒有教中史科。當年,我對歷史科不太用心,但是有些事還是有基本概念。今天,有些學生沒機會讀歷史,我為他們可惜。有些事,年紀太少時不懂,要長大後才知道好處。讀歷史,就是我長大後才明白的寶藏。

我在想,兩歲的我兒將來讀書時,會否有機會讀歷史?會否有一個像你一樣的歷史科老師?

我不知道學校現在的課程是怎樣,不過我希望歷史科永遠都有它的位置,而不是被消滅淹埋在騙人的新科目裡,你仍可以繼續教多幾個像我這樣遲開竅的學生。

歷史不是工具,歷史是智慧的沉積。我希望社會上,會有多幾個像你一樣喜愛歷史的人。

你的學生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