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我望著小B好多次,想著將來你十八歲走去絕食三天,我會怎樣。

問了好多次自己,最後答案都是啊我一定會支持你。

因為從小我已教你民主自由之珍貴,要做一個義人,保衛公義。

由你第一天加入組織,我知道你會越攪越激。這是一個campaign, 唔玩激,唔達到目的,攪來做乜?

十八歲,我要被迫接受你已不是孩子,讀北島的詩,有資格投票,也可以絕食。我真要放手了,不能攬你一世。

如果有得揀,你希望貴子弟是要老豆老母陪開學陪填form陪面試,還是走出去為社會去做一點事?

我心痛,但我會支持他們絕食,並且不會問任何問題。

香港有希望,靠的是一班有腦的少年人,有何不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