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都在看偵探小說,背景設在英國cotswold的農村,佈局不怎樣高明,很輕鬆便看完。我需要一本小說去投入,但不要太難,怕晚上失眠。

昨晚我才仔細閱讀有關龍尾灘的新聞,本來是沒印象自己去過,但今早吃早餐時卻隱約記起中學時曾到附近參觀。不知怎的,那幕在紅樹林斜陽下看蟹仔的景象在腦裡仍然非常清楚。一定是寫過日記的了,我想。

很快便找到念中五時寫的日記冊,揭過了一頁又一頁的少女情懷,終於找到︰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四日,星期二,晴。

整整十七年前。

由地理科老師帶隊,下午出發,參觀WWF在元州仔的教育中心,然後由該中心職員帶領認識大埔新舊區、大埔工業村、養魚區和最後一站紅樹林。

十七年前我這樣寫︰

今次outing異常開心,尤其是到達了紅樹林的時候,經過了那段迂迴曲折的小路到了滿片泥灘的紅樹林,眾同學都好興奮,蹲在泥土上尋找小蟹, 一隻又一隻自一個洞穿到另一個洞。尖叫、笑聲,充滿了整個紅樹林,一班同學包括我,得到一個下午可以脫離test和會考的魔掌,暫時可以輕鬆一下。

那天有沒有去過龍尾灘,已無從考証。只記得那個紅樹林的黃昏,會考當前,我們在僅餘的陽光下快樂的看小動物,看植物的根彎彎的倒插在濕泥上。紅樹林的珍貴價值,我一直記在心裡。現在要把龍尾的生物遷到紅樹林,會不會連紅樹林一起毀掉呢?可憐學生們不知會否再有機會像我一樣快樂的認識大自然。

大埔這多年工業與自然並存的模式,運行多年,相安無事,何必破壞?我不太喜歡這個「汀角+」的名字,彷彿是一個地產項目的名稱,那個「+」是多一個人工海灘,再多一個豪宅區,再多一個遊艇會,再做多個哥爾夫球場吧,富豪享受一條龍。

自然環境,不變就是最好。一個小地方,世世相傳,每一代都能在那兒留下一些回憶,人人心有所繫,這個才是我們想要的香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