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前在美國,算是一場政治啟蒙,身處其中,才真正明白能自由選擇一國之首的快樂。

花了一整天流連在紐約街頭,沒得投票,也極度興奮。四年前我喜歡McCain多一點,因為一個上過戰場的人,是最明白戰爭的殘酷。

但結果我卻見證了美國選出第一位有非裔血統的總統。

今天,我問自己,如果有得揀,可以點揀。

奧巴馬,不想揀,單看陳光誠事件,已對他極失望。羅姆尼,魔門教,不用想。

真的是,揀無可揀,唯有投白票。

兩個都是爛燈,慘,但起碼有得揀。

*************

舊文︰The Choice is Yours, 大選之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