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月初在家滑倒,很好沒有大傷,現在走路也可以,才放下心,小B又咳了整個星期,持續低燒了幾天,今天才算是好過來。那天在醫生那裡,我們問醫生小B常常咳會否便哮喘,醫生說不會的。但是東尼卻說,如果小B真有哮喘,我們便移民去。

老少有病,自己也不在狀況,吃了必理痛頂著。在這沉悶的一週,竟然也可完成拖了半年的歷史小說。老覺得小說前半部很drag, 過了一半,忽然明朗,於是又繼續讀下去。

今年就是無心思預備聖誕,去年一早焗了蛋糕曲奇,今年連頭緒都沒有。其實好壞都要有一餐的,希望有心情預備一下。聖誕樹早已搬了出來,教小B做了些Christmas Craft, 在youtube上看了今年的Christmas in Rockefeller Center, 想起那年我和東尼吃完拉面然後去Radio City看Rockettes。

不是不想歡樂的,又玩又吃的過節,只是捧著熱朱古力看When Harry met Sally也是我所渴望。

這幾天我總想起美國小鎮那二十個小朋友,想起那些不能送出的聖誕禮物,想起那二十個家庭,如何渡過今年聖誕?想到此,我便覺得,今年一定要快樂的過,要好好珍惜,每一個相聚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