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伸了伸懶腰,對東尼說,真好你放假了。

想起去年真勤力,做了五底糕,今年全沒興致,倒是在花市買了一盤蘭花。

走在街上只覺人多,辦年貨的人潮,吃不消,決定初一前不會去市區。

和小B做了點農曆新年的手工,大盤桔與大棵桃花,就這樣,預備過年。

有時我想,我們是不像過年的人,在長輩前出現過便算數,然後回家看書睡覺。

甚至覺得,我是否在「去中國化」。

因為鬼婆老師在playgroup狂播國語版的過新年和迎春花時,我覺得很礙耳。

明年上學,可能還要穿唐裝應節,可是唐裝不是給鬼佬穿的嗎?

小B今天下午有點燒,希望他快點好起來,東尼放一週假,兩父子又可共渡美好時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