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鴨新聞出現的第一天,我是打算帶小B出去看,然後又怕人太迫,還是避開好了。

幸好這幾天出出入入時都見到那點黃,和小B一起唸Yellow Duck Yellow Duck What do you see?也應該足夠了。

我真的希望小B能與藝術連線,把藝術當作生命的一部份。他可以不懂畫畫,但經過藝術館他會入去看看,然後帶著無數個shocking experience離開。而每一次的參觀,都能有機會讓他思考。他必需要知道,藝術品不一定令你舒服,不是好得意好可愛便算,最重要的是,你在當中明白了什麼,得到了什麼。

到了今天,我還能說得出在MoMA的第一個震憾時刻,東尼也記得,一個令他目瞪口呆的展覽。希望小B也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的,與當代藝術接通的時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