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到了此刻,才發現春天那兩三個月多麼辛苦。

每年一度,春天敏感症,鼻子全塞,咳到斷氣,天天吃藥,再加上幼稚園搜獵期,精神緊張,失眠,胃口不佳,脾氣差,什麼都有。

我是一個很鬆的母親,瘋狂玩幼稚園報名加面試,絕對不是我杯茶,不過可能因為太鬆,曾經一度,小B有沒有書讀也不知道。

現在是塵埃落定,本地學校算了,不想再煩。

夏天了,天天望著窗外藍藍海,確定自己已經渡過了那地獄般的春天。

在這段地獄日子裡,倒是有一件頗歡喜的事,就是三月尾第一次去台北。

說來好笑,大學時我唸過台灣文學,功課是研究袁瓊瓊,也在比較文學課裡看楊德昌的電影,但是我從來沒去過這地方,也絕對不了解它。

那天到旅行社,我們其實是想問日本行程的,但因為我們例牌遲遲才決定,什麼位子也沒有,然後說著說著,那就不如去台北吧!

這趟旅行,是因為東尼要清假,而我真的覺得自己living through hell, 很想有個小旅行走開一下,又不想坐長途飛機。台北是最自然的選擇。

出發前是沒期望的,印象中就算是台北,也好像是很落後似的。我對東尼說,你不會喜歡這個地方的,單看台灣的電視新聞,那些走馬燈的字幕,已經令你頭痛。

唯一能吸引我的是誠品,但香港也有分店了,好像沒有什麼好期待的。

我暗暗估計,這次去了一回,應該不會再去的了,台北,實在不像我們會喜歡的地方。

結果是,我們都愛上了。

所以這個驚喜之旅,真的要寫一兩篇遊記來紀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