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尾,結婚週年紀念日,我們在台北。

我印象中的台灣,是這樣的︰

女人,是溫柔的(因為看過瓊瑤),又是勇敢的(因為唸過很多台灣女作家作品)。男人,就是在立法院內打得不亦樂乎(因為看過台灣新聞)。

這個城市,有點造作,不是要取笑他們,但我是受不了那種泛濫的感情傾訴。小至一張唱片,那上些長長的感性文字,大至選舉造勢晚會,政客在台前講,後台播著如泣如訴的音樂,激情之處,又有「爆咪姐」出來嘶叫幾聲。早幾年香港政客喜歡組團考察人家的運作,幸好他們沒有有樣學樣。

是會有點不習慣的,但是絕無貶意,總覺得這裡應該有其吸引之處。

第一天便去了最大的誠品信義店,發覺那不過是書店加商場。雖是這樣,但如果沒有小B在旁,我和東尼一定可以在那裡躲一整天。

晚上就在那裡吃我們的結婚週年晚餐。在西餐廳裡,看見一個女子獨自看書吃晚餐,慢慢吃慢慢看,開一支酒伴著,在自己的天地裡。

好像很造作吧?

但我忽然覺得,這個才是我所幻想的台北風景︰一個人的晚餐,也可以很舒服自在,不是在看手機而是看書,沒有人催促你快快吃完還枱,一個女子慢慢吃飯,一切都是理所當然,一點也不覺得奇怪。

唔,我覺得自己有點喜歡台北了。

在一個城市裡,我只想有一個地方靜靜看書吃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