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就是台灣,差不多忘了她的正名是中華民國。

這個名稱好像只出現在歷史書裡,不似在現實中存在。

我以為台北的風景是停留在六十多年前,以為所有的景物都有點民國遺風。

去了一趟以後,才發覺台北,什麼也不是,她只是她自己。

她仍保留一些老中國建築,滿街的正體字令人歡喜,熟悉的文字和臉孔,香港人喜愛這個城市,也許是因為在這裡找到我們想要的中國味。

但是,當我們帶著小B去中正紀念堂跑一轉,又覺得那兒的自由廣場很像紐約的Lincoln Center. 一樣的三棟建築,圍著中間大大的空地,一邊是音樂廳一邊是劇院。當小B一步一步爬上音樂廳門前的台階,忽然明白,欣賞藝術,必然要帶點朝聖的心態,以平靜之心拾級而上,準備自己的身心靈去與藝術融合。

當然,中正紀念堂並不是我們喜歡去的地方,太個人崇拜了。看見門口的蔣介石和宋美齡的Q版公仔,便覺整件事已經完全過了火。

心想,讀歷史真的很重要。

但我們仍喜歡鬧市的一片大空地,以及宏偉的藝術場地。

坐捷運,又覺得車站設計像美國華盛頓的地鐵系統。不過最令人深刻的是台北人很禮讓,我們推BB車,沒有人與我們爭入電梯,也有人讓座給我們。這些行為,在我城香港早已消失,在台北,我們簡直有點受寵若驚。

當你在台北路過麵包店和西點店,你又覺得這裡有點像日本。我從未去過日本,但感覺到台北有日本的細心和注重細節。我記得對上一次我那麼貪婪的望著玻璃櫃裡的精緻甜品,已是六年前在巴黎時。今次,在台北望著那些甜品,我又有那種想全部吃掉它的衝動。隨便的走入一間麵包店,款式之多,口味之複雜,令人恨透我城之美心空心包。為什麼別人做得到的細緻,我們做不到呢?那是因為我城喜歡高度集中大量生產,沒時間慢慢配食材慢慢發酵。在台北,我仍覺得他們保存一些閒情,真是連吃一個麵包都有點感動。

吃這方面,我和東尼都是很隨便的。愛台北的朋友,自然喜歡隨便逛逛邊吃邊走。我們這次去,沒有去夜市,也沒有跟著書尋找小食肆。只是很沒趣的去了台北車站的微風美食廣場,和附近的大商場裡的餐廳吃飯。其實,台北車站裡的美食廣場真的令人眼花燎亂,那晚我們吃了牛肉麵、蚵仔煎、滷肉飯、日本拉麵,已經覺得台北真的有很多美食。而且那美食廣場的佈局,絕不是一個地方炒雜錦毫無特色,而是按餐廳主題來分區,每個分區每間餐廳也有其招牌菜,一個很認真計劃的美食廣場,令你想回頭再吃的地方。

其實台北並不是我所想像,一個很有民國味道的中國城市。這麼多年的發展,令她很有中國味之餘,又帶有美國和日本的影子。她已經成功建立了自己的風格,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城市。

這就是我所發現的,台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