鏡頭下的東尼閃閃生光,那英倫的陽光令人妒忌。隔了三星期,搬了家小B開了學,他又飛過去了,幸好,去去便回,一星期,剛巧錯過中秋節。

本來是想一家人再去的,但那十二小時機程實在是辛苦,而叫小B七天來回大玩時差調適實在太殘忍。

記得有一年在紐約,看見家人傳來的中秋慶祝照,弟弟還穿背心,我那邊已經毛衣上身,感覺像不同時空。今天,小B也是穿背心,東尼是一套西裝加毛衣加大衣,真神奇,英倫的夏天已經過去了,我們這邊還在揮著汗。

很久沒有過個一個像樣的中秋節,以往每個傳統節日我們都是到長輩家吃飯交人便算,從沒心思做些什麼。今年爸媽在我家,把水果盤拿出來,燈籠滿室,帶小B落街看月光,卻發覺自己已完全忘記什麼是嫦娥奔月,倒是水調歌頭還在心中。

家裡還有幾個月餅,半盒湯丸,留待明晚東尼回來,再吃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