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0925-203932.jpg

其實,我挺討厭這個組合。

或是,每當我買教養書時,我也很討厭自己。

我想起十七年前,十七歲的我,看見舅母手上那本教養書,很想冷笑幾聲的情景。

沒用的這些書,小表弟還不是這樣不聽話?

到了今天,終於要承認我是不懂得教仔。

所以每買一本,心裡那十七歲的我,必然會走出來冷笑幾聲。

很庸俗啊,就像去旅行要買「長空」,學煮飯要買「Cook得起」,還有那些「第一次XXX就上手」的工具書,曾經我是不屑一顧的。

現在每次進書店都不由自主的走向育兒專櫃,一種人生的轉變,再沒有風花雪月,教養成為我生活的一個難關。每一次看這些書,都把自己否定一次,覺得自己永遠都做得不好。

今天,在書店裡我曾猶疑是否應該買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,但是我很快決定,懶協楚的《十年未晚》才是我現在要看的東西。

我在臉書上看到這本書時,便寫上「單看書名,已經夠動人。」

也許,裡面會有我的心聲也說不定,也許,會有我感動的段落。

也許,這本書,能讓我照見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