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我也會想,自己是否太拒人於千里。放學小B追著同班女同學要拖她手,那媽媽擰個臉來便說,噢不如去飲杯野?小B已不住點頭,我一看她身邊還有另一家長,便說不好意思我們要回家了。同學媽媽又問,我打算明天去圖書館,你有興趣嗎?想也沒想,便答了不。不要問我為什麼,只是越來越怕見新朋友或陌生人,要找話題,要表現自然真的累啊!

學校老師說︰不如你也約約同學的家長,讓小孩子一起玩,對獨生的小B社交發展有幫助啊!口裡說好,心裡卻不願意了,最怕一班師奶圍在一起。

於是小B上學三個月,我也沒認識幾多個家長。我最喜歡,送了小B上學,去買餸,回家,燒開水做杯茶,看書。

我還是愛說話的,對著東尼會說個不停,見了朋友仍會談得不知時候。可是時間越久,越不慣認識新朋友了,有時也覺自己像太收埋,也好像,間接收埋小B。

唔,有時幾句也沒所謂的,都是關於學校、學習那些家長之間最喜歡講的。不過越講得多,心裡就不自然,有時傾完,便覺累,心裡又有疑惑,所以索性避開這類談話。

可是,這種姿態可以持續多久?我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