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過的,英國Persephone出版社,專門翻印上世紀二、三十年代的女性小說。

這次去倫敦也專登去一趟。東尼帶著小B在對街露天茶座喝smoothie,我在書店裡逛。

那書店又是辦公室又是貨倉,幾個女仕在後方辦公,前面擺了一疊疊書。也許因為全部封面都是鴿子灰,看來一點也不凌亂。

早已寫好了書單,請職員代我找幾本書,他們出了百多本書呢!只有她們才知道書放在哪裡。

其實想在這裡「碰書」是很難的,因為每本書的封面都是一樣,你只能憑書名猜它的內容,有時猜不到,也沒有精心設計的封面幫助。

我在香港把他們的總目錄看過一次,才能揀了幾本在這邊買。

忍不住和職員寒暄,告訴她們我最愛Dorothy Whipple。她們笑說,明年冬天我們會出版最後一本Dorothy Whipple,你要留意啊!我答︰咦,這是最佳聖誕禮物。

一間已經有了明年出版計劃的倫敦出版社,應該不會像香港的小店會突然間消失的。明年如有機會再來,一定會去買這本最後的Dorothy Whipple.

我的書架已經有三十多本Persephone的書,一字排開,全是鴿子灰,很沉靜的美。都是不著邊際的愛情故事、家庭關係,女人的故事,細眉細眼的,微不足道的,卻給我極大的滿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