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好了十時要睡的習慣,不是天天做得到。有時跟東尼聊天,一直聊,然後看看鐘,已經十一時半。

我很珍惜這段聊天時間,我總是會問︰你今日返工點呀?東尼是會講工作的事給我聽,他的上司同事,每一個我都知道。他在做什麼工作,幾時要開什麼大會,有什麼死線要趕,遇到的奇人異事,聽過的笑話或奇聞,我都知道。

我多年沒工作,聽他說職場見聞,算是令我不那麼脫節。

我能分享給他的話題,也不過是今天發生在小B身上的事,小B說了什麼做了什麼,老師又講了什麼,遇見某某家長又聽了什麼。又或是在臉書看見的奇人奇事,我在看什麼書,甚至是那些陳年古舊的回憶,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昨晚我們說起老婆的笑容,東尼說,幸好他經常都看到我的笑容。

東尼的習慣,他放工返家到門口,總是不會用鎖匙開門,而是按門鐘。

而每一晚,我都開門給他,總是會笑,因為那是我期待的一刻。

有時會再加一個擁抱,加一個吻。

有人在家開門給你,與你自己開門,感覺是很不一樣。

一個笑容,與你分享生活大小事,雖然微小,都不過是想你覺得快樂滿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