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來是要到便利店買一支水,經過書報架看到一本粉紅得搶眼的書,以為自己眼花,是亦舒的新書啊!

我一手拿起來在東尼面前揚一揚,問他覺得怎樣。他說︰封面好女仔啊!再說︰已經不是白色了。

還有,這本是「散文精選」,從來沒見過亦舒有出過「精選」的,對我來說,她這麼多文章,如何精選呢?

很多年前在書展裡已經聽到新一輩的人說覺得亦舒好悶,或是,乜宜家仲有人睇亦舒架咩?今天看到這本粉紅色的,名叫「無暇失戀」的精選書,其實不應該覺得驚訝,這是出版社無可避免的策略,要搶攻那些覺得亦舒很悶的人的市場。

而我這個死忠讀者,不管出版社出什麼,也會自願把書拿到收銀處。無論她新的小說,我看得如何沒趣,無論出版社再翻炒她幾多舊作,我也會買回家,也不看,把它放進書櫃裡。

這也許就是,長情。

20140120-150936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