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舒的舊作《預言》,背景是2004年的大都會,女主角從溫哥華回來自己出生的地方,想找報紙看,結果全市只得兩份只報政府政策的報紙,書店裡賣小說的地方,只有四大名著和魯迅巴金,曾經暢銷的本地作家作品,沒人識。

去到2014年,以上的預言才開始慢慢實現,報紙被慢慢謀殺,很快,連亦舒都不會有人再提。那些七、八十年代威風八面、自愛自強的都會女性,後過渡期的香港人故事,遠走他鄉的移民寫照,不會再有人看,連同本地的歷史文化,一起被淹埋。

在這新時代,這些都是過時的東西。

所以我還是一本本的留著,有新的書也會去買,亦舒好像是 “something to cling to”, 環境風氣思想不斷改變,至少三十年前的文字是不會變的吧?

成長時我以為黃玫瑰、周承鈺的故事是人生最悲涼的。到了現在才發現,她不斷為這城寫故事,你以為都是風花雪月無病呻吟,其實她在寫你我快遺忘的歷史,這才是最悲涼。

《傷城記》讀了N次你仍然會流淚,而在你躊躇移民與否之時,你懷疑《一把青雲》和《西岸陽光充沛》是否在預言你的命運。

所以你別笑我還在看啊,只因讀著陳年舊故事,仍會感動。

************

20140121-145809.jpg

我的亦舒佔了書櫃最高的兩層,還要是一層放三排書本,櫃門也不能好好關上。有朋友上我家來,東尼當是景點介紹︰她的亦舒小說,後面還有兩排的啊!

我不跟號碼排列,隨便放,有時為了找一本書,站在椅子上左搬右撥,差點沒摔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