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心裡很不舒服。

昨早看到前總編被斬消息,坦白說,我心裡想到的就是,走啦走啦,真係要走啦!

做媽媽的本能反應,有危險來到,第一時間要保護孩兒,帶他到安全地方。

這個社會,天天都在挑戰你的神經,理智與感情在糾纏,要走還是要留?

上星期一家人看基輔的現場直播,小B問那是什麼地方,為什麼他們流血?

香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,我心想,不可能亦不希望。

單是這個想法,已教我認清事實,此地太難改變,我們太愛自己。

他朝一日小B或許會問:媽,你為這城做過什麼?

我只能夠書寫哀傷,暗自悲鳴,不知道這是否叫做過一些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