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做「怪獸家長」的新聞真的很容易,只要你找到一只怪獸,詳列他的怪獸行為,就能夠完成一篇報導,而該報導便會在「網絡瘋傳」,有成千上萬的留言罵怪獸的不是,過了幾天沒人再談,大家又再等待下一篇的怪獸家長報導。

我常常好奇,那些家長是在哪兒找出來的?我身邊的朋友,沒有一個是迫細路三歲學琴、返兩間幼稚園,有十項課外活動。究竟是我認識的人少,還是真正的怪獸家長只屬極少數,只是被傳媒過份誇大的一種想像。

我認為做傳媒,是要發掘事情出現的原因。為何怪獸會變成一只怪獸?家長為何要讓小朋友返兩間幼稚園?是為了託管?但是為什麼兩公婆要出來返工,是為了供樓嗎?如果不用孭樓債,會否父或母會在家中照顧小孩,讓他不用返兩間幼稚園?

入小學競爭大,怕小朋友只是「遊玩和睡覺」到了小學會追不上。為什麼?我們的教育制度是否有問題?現在的小學生在學什麼?課程是否迫人太甚,學校的管理是怎樣?

要做怪獸家長的報導,可以有幾百條問題問受訪者,但傳媒朋友好像都沒興趣探討背後的原因,是否那些原因是大得沒法駕馭,牽涉到公義、制度、教育官員、貧富等大問題,讀者沒興趣,只喜歡看怪獸有幾變態,大家有機會在鍵盤上洩憤,多人看,夠多迴響,就是一篇交到差的報導。

我不是同情怪獸家長,我同情的是我身邊默默的承受這個教育制度的家長朋友,晚晚陪做功課到十一點,週末溫默書做功課沒有休息時間。沒有人會報導他們的苦況,沒有人是替他們揭露學校的壓迫。

說到底,罵家長容易,有誰會夠膽得罪學校,會標籤一間谷功課的名校為「怪獸學校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