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在靜待中過去。

小B有晚突然氣喘,慌亂的我們決定叫白車,但心裡一直有些覺得在濫用資源。但是,如果坐的士去私家,不知道小B會發生什麼事。

救護員說,你們是應該要叫白車的,我們有設備,這種情況是很危急的,你們就是我們要幫助的人。

住了三天半公立醫院,兩個醫生輪流看病,化驗病毒,護士阿姐,一日三餐,聞氣與藥,出院埋單時收一百五十元。我付錢的時候覺得羞愧,我欠香港的,就是這些。

公立醫療系統再不能這樣下去,那些開支,都是由我們的下一代來埋單。

所以啊,現在一定要儲多幾個錢,做點投資。保持均衡飲食,身體健康,將來不要成為小B的負累。

東尼說他已預備自己要工作至八十歲,決心很大啊我說,他說那是未來趨勢。

日子倒是過得快,就在看小B學寫字,以及挑戰四十塊砌圖中過去。

這四月讀書不多,沒有一本讓我沉迷。那幾天紅假找了四本亦舒短篇放在床頭,晚晚讀一個故事才睡。

昨晚一口氣在Amazon買了五本 E. M. Delafield, 總計美金十元有找。東尼常問我在讀什麼,我答不出,都是鄉下婦女的故事。偶然看到這本The Way Things Are, 裡面這樣寫︰

‘You’ve never told me about your marriage, Laura?’ said Duke Ayland.

. . . ‘Yes. It’s only – I’m very fond of Alfred,’ said Laura, taking the plunge and temporarily unaware that almost all wives begin conversations about almost all husbands in precisely the same way.

看了便感動,卻並不代表我的婚姻生活沉悶,只是我喜歡那種特別平淡的女性語調。

就這樣,四月也算是很寧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