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家庭主婦悶嗎?我答過很多次︰不悶!其實是騙你的,怎會不悶?年年月月日日的重複。

而我又特別遠離師奶圈子,避開不必要的接觸,對天天行街shopping缺乏興趣,平時只愛靜靜的看書,以及在這裡寫些平常事,看起來好像很孤僻。

看完E. M. Delafield的Diary of a Provincial Lady, 便覺得七十年前大概每個英國鄉郊的家庭主婦一定像我這樣,最大的煩惱不過是家中瑣事,以及害怕出外見到特別有見識的朋友時,會顯得自己很無知。

我或許有時情緒或自我形象低落,幸好很多年前有人寫本書來自嘲主婦生活,以撫慰今天的我。

這本書沒故事的,都是紀錄無比麻煩的家事,村裡的流言,以及常常默不作聲的丈夫。但我喜歡那些自問自答,好像在幫你發問心中的疑惑。

沒一點自嘲,生活沒那麼有趣。有一點自省,認清事實,自然又多點自信。把這些寫下來,像預備一份給自己的禮物。

我最怕什麼?就是有一天發現自己對所有人與事毫無感覺,這裡也沒有什麼可以再寫,要關站了。

書末,丈夫問婦人為什麼不早點睡,

I say, Because I am writing my Diary. Robert replies, kindly, but quite definitely, that in his opinion, That is Waste of Time.

I get into bed, and am confronted by Query: Can Robert be right?

Can only leave reply to posterity.

我還在寫啊!盼望你們也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