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0606-122947-44987032.jpg

絕了版的亦舒,純白封面與水禾田插畫,我的書架上沒有的,在二手書店遇上了。

這些亦舒二十年前的舊作,感覺上是越來越難找了,也可能是,我根本沒刻意去搜。

所以,遇上一本是緣份,遇上三本,是幸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