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投票,對我來說,是讓我心靈好過一點,因為,我無膽出去佔中對不?但良知告訴你要做一點事,也常假設小B二十年後會問你做過乜野,於是我投了票,但那種感覺像寫免責聲明︰將來無論發生什麼事,也非我所能控制。我已經發聲了,唔關我事啦!唔好話我冇做過野!

真是一種複雜的感覺,帶點悲哀又有點釋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