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香港已兩天,生活被迫恢復正常。因人在倫敦錯過了小B學校家長會,昨天再去學校見老師。老師說班上同學見小B終於返學,個個異常興奮。我想,回來是好的,因為有人等著你。

家事千頭萬緒,簡直是百廢待舉。離家十天好像不長,但是花已凋謝,雪櫃要填塞,污衣待洗,床鋪要整頓,地板要抹。小B下星期一要做聖誕劇,扮牧羊人,不知規矩,原來戲服要自備。老師在我旁細細吩咐,戲做完了我們有聖誕派對,帶些食物來大家分享啊!我想,還餘下幾天時間,要做的都幾多喎,食物最好要親自預備。還有我從來不知道小B要做牧羊人,他一直說自己做inn keeper, 負責告訴約瑟瑪利亞「我們這裡沒位」,難道這又是他幻想出來的對白?

但是肉體的時鐘沒有跟著生活走。自倫敦第一晚我已開始失眠,每到凌晨四時便睡不著。回來香港更加誇張,昨晚更是自三點幾眼光光至天亮。我腦內有太多東西要寫下來,那幾小時腦子一直在轉,掛念家事之餘又放任懷念倫敦的一切,根本沒可能合上眼。究竟是我想得太多,還是已到了那個不能容易入睡的年紀?

此刻正是最清醒之時,在電腦鍵盤敲打著,把一切想寫的都寫下來,也許今晚可以睡得好一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