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天在倫敦,幾乎日日上網看看香港發生什麼事。頭幾晚我都知旺角打到七彩,但在異鄉看這事,遠得不得了,所有大事,都被迫縮小,沒什麼機會看影像,只看文字報導,但文字永遠交代不到那種暴力的狂傲。

這裡的傳媒,大概被Ferguson吸引?一直過了假裝沒事的九天,到了第十天,好像要預備大家回家的心情。BBC London的 “Breakfast”早晨節目,在八時半做了幾分鐘香港直播,終於看到流暢的打人片段,日光之下,肆意追打,真的有點不願意相信,今晚我便要起程回到這個地方。

午飯在National Gallery的The National Dining Rooms遇見一對頗關心香港事的老年夫婦,他們用了一整個午飯時間,和我們談香港的事。由最近的佔中,到選特首,到中國怎樣改變香港,傾到香港的金融制度,以及彭定康雨中捧著英國旗的一幕。一邊談我一邊吃著fish pie, 好像談一些不相干的事,一點哀傷都沒有。外國人反倒同情我們,而我好像麻目了。

臨上機去吃飯,我完全沒食慾,要離開這個像夢的地方,想像快要回到現實,而現實竟已在眼前。酒吧牆上掛兩部電視,一部播BBC, 一部播Sky News, 本來齊齊直播Gordon Brown演說,大概是他講完了,然後竟是兩個電視台一齊做香港新聞。血紅色大字 “Hong Kong Protests”, 至此簡直鬱到極點。我覺得我快要哭了,想起去夏的倫敦之行,臨上機返香港,電視播的是敘利亞內戰化武傷害平民,小孩子的屍體一排排,大人在嘔白泡反白眼。想不到今年,我看到的是年青人一頭一臉的血,而那個地方是我的家。

總是想起Tom Hanks很多年前的 “The Terminal”, 他下機,發現自己的護照已無效了,因為他的國家發生內戰,這世界沒人再認這個主權國。他既入不到美國境,又返不到家鄉,然後便流落在紐約機場。有幾次真的想過會不會這十天裡發生了大事,而我們回不去了?腦袋說當然沒可能,終究是要回去的。

縱然在萬里之外,其實我的心並無遠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