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下是學校面試的季節,臉書上充斥友人子女的消息。這是我一直的感覺,越是糟糕的教育制度,越會磨滅一個人。所以制度一直爛下去,足夠摧毀我們對政治運動的熱情。

小B考小學,整個過程我都好像遊魂。面試是早上九時半,當夜凌晨一時飛倫敦。那天起床只覺得這將會是漫長的一日,如何熬過?沒有事先特訓小B,因為前幾天都在張羅行李行程,好像這個面試,只是其中一件出門前要發生的事,如要關水掣電掣一樣的正常步驟。

面試完了,說兩星期後有消息。這兩星期,倫敦之行的刺激完全除去我對面試結果的焦慮,回來後又因為晚晚失眠,太多家事要整理,所以對此事也不是太在意。

到了昨天,結果出了,一天光哂。上主待我不薄,知我容易神經崩潰,把我調離現實世界一陣子,好讓我捱過這一關。

大半年前,諸事未定,彷彿像散落一地的雜物,無從清理。年尾了,所有事情忽然歸位,清楚了然,像是變魔術,先前的混亂不過是過眼雲煙。

令我心七上八落的,不過是這些磨人的世俗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