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這樣完了嗎?七十五日。頭兩星期那些無眠之夜,好像已經很遠。重讀《傷城記》的哀傷,以及臉書帶來的失望、憤怒、可笑,那些情緒上的波動,甚至有些日子,覺得自己好像是傻的,其他人都是對的。

都過了。

又不是上街烈士,連鍵盤戰士也不是,這麼的抽離,幾乎沒資格對這場運動說什麼話。

唯一做到的,不過是如常過活,以及告訴小B,這班人是為我們爭取更好的生活。

他長大了,可以隨時挑戰我說過的話。如果他還不明白是非對錯,那是我的責任。所以今天,我不要模模糊糊,他快樂的停課十幾天,我要跟他解釋所謂何事。

七十五日後,一切回復原貌,可我們還有自己的良心要去面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