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開始,我看的第一本書是Dorothy Whipple。有天早上,瞥見書架上的註釋版Persuasion,又拿來看。Jane Austen的六本小說都看過了,以前喜歡Pride and Prejudice, 夠高潮起伏,如今倒是愛Persuasion, 一對戀人,因故分開,相隔八年再遇,兩人並未忘情,要多番掙扎才解開心結,最後大團圓。我想,這些才是迴氣盪腸。

書中我最愛的一幕,是Captaion Wentworth和Anne Eillot 再遇不久,大家仍是扮無事,往昔已忘掉的階段。Anne要照顧小姨甥,與她玩耍,但小鬼頑皮,趁她蹲身時爬上她的背部抱著不放,使她站不起來,這時Caption Wentworth輕輕在她身後抱走小伙子,免得她尷尬。這幕「英雄救美」絕不是經典啊,也不是叫人一看難忘的情節。但是心動就在細節中,男士默默無聲,一個小動作助你解困,已勝過許多事情。

我仍是無可救藥的愛情小說迷,但是青春少艾熱情激烈的情節我早已嫌棄,我愛看的還是外表平淡的細水長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