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公立圖書館已經很難再找回我小時候看過的書了。那些老舊的圖書,現在去了哪兒呢,也許儲存在不見天的倉庫。其實很希望找到一兩本,告訴小B,媽媽小時候也看過這本書的。

名著還是有的,林林總總, 忽然瞥見《簡.愛》(Jane Eyre)。小時候就是看新雅出版社的版本,這個應該是新版,舊版的插圖不會那麼child friendly, 黑白的,帶點寫實的感覺。

我記得為什麼會在班房的圖書角揀了這本書,因為我以為這個故事是「簡單的愛」。讀了便知道這愛情故事一點也不簡單,那被撕破了的頭紗嚇倒了我。

上月和小B一起看電影灰姑娘。看見小女孩一個個穿了公主裝等入場,驚訝現在小女孩對公主的熱愛程度。看完戲,我發覺原來自己沒有認真的看過整個故事,有很多細節,我其實是不清不楚的。我想是當年我很快便從童話故事跳入亦舒、張愛玲的世界。五年級看《簡.愛》是中譯節選本,愛情中的懷疑、痛楚、幽暗與未知,也許給去掉了。六年級看〈傾城之戀〉倒是由頭看到尾的,還有《玫瑰的故事》這本愛情寶典。什麼是愛情,其實一早看過,當然那時是不明白,但起碼知道愛情是未知之境地,一頭栽進去,並不保證有灰姑娘的結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