倫敦冬日的黃昏,總發生在一剎那之間︰還沒有認清楚日的隱約,夜就盛大的來臨,其間一刻,明與暗,愛與不愛,希望與絕望,一念之間,就是黃昏。有時我懷疑倫敦是沒有黃昏的,尤其是聖誕前夕,一張眼便黑了,所有人忽然消失,令我想到世界的終結,亦不外如此…

黃碧雲〈突然我記起你的臉〉

昨晚偶而讀到這一段,一股暖流通向心底。去年十一月那幾個鬱悶的倫敦黃昏,我寫不出來,可黃碧雲在很多年前就寫了,一字一句,準確的形容了我的感覺。

所以我喜歡看書,茫茫文字翰海,有幾句敲進你的心,好像,有人知道你的心事,然後所有的情感都很妥貼的安定下來。

黃碧雲是很艱深的,多年來都是很斷續的看,只有〈盛世戀〉最深刻,其餘都看得吃力。可我仍偶然翻看,總會碰到一兩段讀得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