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小B在幼稚園做了一幅Matisse的Icarus勞作,便一直想,給他讀Icarus的故事。剛巧買了一本希臘神話的圖書,前幾天讀了一次後,他要求再讀多幾次。

這些故事是要read aloud, 加上誇張的語氣,扮不同的角色,自然吸引小孩子。有時我猶豫這些希臘神話、古羅馬故事、荷馬木馬屠城、甚至莎士比亞,對小B會否太深。但回心一想,根本不用想得複離,對他來說,這不過是一個有趣故事,他長大了,自會深究那些哲學歷史意義。

揀童書,也儘量勸自己不要太政治正確,那些又生又死、刀劍武士、古怪神話,讀一點也不怕的,過份篩選,少了很多想像空間,也很沉悶。Icarus的故事,其實講報應。翅膀溶掉摔下來,好像很恐怖,也很絕望。但把他引到Matisse的畫,講下形體動作,就好像不那麼殘忍。潘朵拉盒子,講人生苦難與希望,小B問了我好多次,什麼叫希望,我解釋不到。這些不明不白的尾巴,留待他未來自己探索。

而對我來說,讀著這些我從來沒讀過的神話故事,只覺非常有趣,有時還會有覺悟,原來很多經典我也攪不清楚。never too late, never too early, 讀書,就是如此。

**********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