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亨利,不知道你在何方?

在讀書或在工作?

是否在夢中成為一個賽車手?

親愛的亨利,或許你已忘掉,

媽媽送給你的書,《男孩賽車手》

她的願望這樣微小,斜斜的寫在右上角,

只希望,你享受這書,她說。

她的愛這樣細膩,就是一本小書,

也要給你寫幾個字。

 

小賽車在歲月中飛奔,

然後停在一個小男孩手上。

走過十年風景,

泛黃的扉頁印著未褪色的願望。

我親愛的小男孩,

媽媽給你也只是一句話,

願你快樂的在書裡馳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