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見到亦舒新書,都有點錯愕,像這本,乾脆叫微積分,大概都懂得,主角又是另一高智慧科學女生。

或許不是,但要打開讀下去才知道,可我連翻開的興趣也沒有。

我這個亦舒老讀者,也真的老了,接受不到新事物,還戀戀不捨以前的書名︰豈有豪情似舊時、滿院落花簾不捲、沒有月亮的晚上、人淡如菊……單是書名已有無限想像餘地。

數數亦舒也快七十歲了,現在大概是三十五歲以上的人才會看她的書吧?所以,我還能在街角便利店書報架上的最底層看到她剛出版的新作,應該無憾了。誰還在看,老太太寫的情情愛愛?

不要誤會,我不是埋怨,也不是控訴,我只是感嘆。四十年來香港還有亦舒小說無間斷出版,比起當下世情之無常變幻,她的書,就像苦海中的一個依靠。寫字的人,風格轉變,不過是個過程,轉寫什麼其實不緊要,最重要的是,不要靠一枝筆昧著良心顛倒是非黑白,對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