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會有記憶的,或者,根本沒有忘記這回事。

去過的地方,聽過的說話,嚐過的味道,見過的色彩,愛過的人,付出過的感情,悲痛的感覺。

都記得的。

普通話老師身上那件肖像T恤與她那雙哭紅了的眼睛。

以及小學壁報板上黑白報紙滲出來的血腥感覺,午會時你排隊的位置就在這塊版旁,你安靜的站著,心裡卻害怕。

甚至記得,事情發生前,每一晚七時播放的新聞特備節目的片頭音樂。

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了,永遠在心中佔了一個位置,忘不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