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沒有一雨成秋的吧?風起了,伴隨陰灰細雨,氣溫驟降,像一下子走進冬天,而抹汗的手帕還沒有乾。

本來還以為走路時可以迎著風聽《微涼》,但微涼的秋好像已經消失。這一刻洗手也覺得冷,過幾天那熱又回來了,叫人無所適從。

已經日日夜夜在喝薑茶,我懷念清爽的秋,仍然可以穿輕盈的裙子又不會全身濕透,真正的飄逸。也許這一年熱得太久,總是期待秋天來臨,可是它沒有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