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約翰座堂的賣物會,二手書攤裡有本很乾淨的Margaret Thatcher, Downing Street Years.

這本自傳,我們家裡已有平裝版。這本第一版精裝,重如石頭,其實沒道理買的,小B還要去跳Bouncy Castle, 東尼願做苦力,也沒理由虐待他吧?

可是扉頁那段字,又令我回頭把它買下來。

大概每本書都有它的身世。這本書很可憐,是哪個天才會想到在1993年聖誕把鐵娘子自傳當做禮物?這個收禮人是Daddy,因為他的書簽夾在第五頁,但很明顯他連introduction也看不下去。這份沒人想要的聖誕禮物,二十多年後出現在二手書攤。

然後我把它帶回家,因為於心不忍。

我很少買二手書,但喜歡看扉頁的片言隻字。一本書印幾千本都是一樣的內容,但落在不同人手裡卻有幾千個故事,幾千個感動或是冷落。

在滿坑滿谷的舊書堆裡把一本書帶回家,不過是在延續一個小小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