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對抗恐懼的方法是生活如常,那麼我的如常就是在那些零碎的幾秒間。

像是,早上送小B返學後再送東尼返工,我們天天走在那行人天橋,在上班的人潮中,我抬頭看東尼的側臉。

或是,決定早上什麼也不做,沖一杯茶然後看小說,把雙腳擱在梳化椅上那一下。

在清晨廚房的微光中預備小B午餐盒時突然聽到電台在播巴哈的G小調協奏曲。

在許多的𣊬間過了一天又一天,平靜的底蘊其實是預備迎接改變?也許。

能夠如常便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