據報導今天北京的PM2.5高達一千,不知道那些懸浮粒子是否會過盡千山來到香港,送給我們一片煙霞的浪漫,夾著眼水與咳嗽聲。

我們這個世代,習慣把異常看作正常。空氣差也如常生活,地球氣溫上升一至兩度,也好像無知覺。太多事情我不了解,像是為什麼還要唱廣東話歌?教母憶蓮也竟然上那些假到震的音樂節目,問了為什麼後,不論答案,也就強迫自己接受,這就是我們血液裡的殖民心態嗎?

而我,不多不少也有種逆來順受的感覺。那些微小的事,只有不去追究,不要苦苦哀求,因為每天有更多大是大非的事情威脅我們的良知。需要辯論的事情太多,要站穩自己的立場,不要被荒謬的世事迫至瘋狂,繼續聽聽那些二十年前的廣東話歌,重溫我們擁有過但失去了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