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生都「鞋鞋聲」,沒辦法,總是病一次要看三次醫生。

小B今回是大病,自入夏以來都沒病過,天氣一轉,便來個病菌大爆發。

為母的只能以百般忍耐之心去照顧,我不需要表揚,只想快點捱過。

當然也少不免一些自怨自艾,像是怪自己太懶不勤力一點煲多些湯水,或是怪自己太心軟常給小B甜食凍飲。

蓬頭垢面一星期,嫌自己不見得人,東尼卻說︰你笑就好看。好吧,戰鬥時刻的確需要甜言蜜語。